我爱戈壁滩沙海走骆驼

  《乡音乡情》的第一句,描写的就是这里。“单车欲问边,属国过居延。征蓬出汉塞,归雁入胡天。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。萧关逢侯骑,都护在燕然。”唐朝诗人王维的《使至塞上》千百年流传至今,而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描写的就是中卫县的沙坡头。在王家卫《东邪西毒》的影像之中,碧血黄沙、侠骨柔情在这里千古传唱,这也是不少人对沙漠的印象。据说沙坡头是排名世界第三的浩瀚无垠的腾格里沙漠的延伸。虽然我们来的日子有点儿晚,临近10月底了,此时这里的沙漠,格外有一种苍凉和凄美。仿佛低吟着神秘,凝固着思索。来到沙坡头,乘坐沙漠越野车、骑骆驼、乘羊皮筏子感受“黄河第一漂”的雄浑壮阔、淋漓畅快以及滑沙和飞越黄河都是推荐和必玩的呢,但我胆子太小,所以错过了滑沙和飞越黄河,只好站在一旁,伴随着尖叫声看着女伴小罗同志从百多米的坡头俯冲而下,黄沙黄沙满天飞。

  缠绵的宁蒙河段--黄河在这里平静地流淌,灌溉着两岸的农田,造福当地的人民。因而有“天下黄河富宁夏”, “黄河百害,唯富一套”的说法。宁夏银川附近的土地平坦,面积广阔,利用黄河水进行自流引灌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。这里物产丰富,名贵中药枸杞和银川大米品质优良,有“塞北江南”之美称。内蒙古河套平原十分干旱,在其西部,年降水量不到200毫米。这里“无水是荒漠,有水成绿洲”。黄河水给这里的工农业生产创造了极好的条件。在省内奔流的黄河,从甘肃兰州东下,闯过两峡和黄土高原。迨进入中卫,河面渐宽,两岸经过水流多年冲刷,冲积成中卫平原。黄河抵中宁后,被南北走向的贺兰山脉挡路。相传得大禹治水,引黄河水通过青铜峡峡谷向北流,进入宁夏腹地银川平原。秦、汉、唐时“引黄灌溉”的水利工程把平川变为“塞上江南”。流经宁夏五百多公里的黄河,描绘出一幅“天下黄河富宁夏”的图景。

  唯独遗憾的是由于时间的关系,没能去看看额济纳的胡杨林,古老神奇的土地。它是沙漠中的英雄树,钢筋铁骨,被赋予了传奇色彩和人文精神。“生而不死一千年,死而不倒一千年,倒而不朽一千年”,悠悠三千年岁月,唯有胡杨,与日月共存。

上一篇:马尼娅 - 国搜百科 下一篇:没有了


版权归·万博足彩app_万博足彩app下载_万博足彩官网【官网直营】·所有